更换背景
 
相关问答
婚姻家庭咨询师:婚姻危机催生新兴职业
发布日期:2013-8-2 浏览次数:5935人次 

    持续走高的离婚率不仅催生了离婚咨询、亲子鉴定、婚外情调查等“离婚经济”,更催生了“婚姻家庭咨询师”这一更具建设性的职业,带火了婚姻家庭咨询市场。6月21日,我国首批“婚姻家庭咨询师”职业资格认证考试在京举行,将这一职业推向市场前沿。其实早在2007年4月,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我国第九批新职业中,“婚姻家庭咨询师”名列其中。其标准定义为:为在恋爱、婚姻和家庭生活中遇到各种问题的求助者提供咨询服务的人员。

  ■萌芽:婚姻危机催生新兴职业

  记者五一刚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,近日偶然相遇互致问候,对方竟很轻松地说“离了。对方便秘还打呼噜,实在让人难以忍受,我们就‘抽空’把婚离了。”“现在,每天接待的案件大多是离婚案,尤以‘80后’人群居多。”某基层法院民庭庭长对记者说。

  除了选择离婚,还有更多人面对婚姻中的冲突和摩擦无所适从。在现代家庭中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婚姻不出问题。可是,当婚姻真正发生危机时,却很少有人知道如何释放自己的痛苦,而离婚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,婚姻家庭咨询师也就应运而生。

  ■细分:从心理咨询师到婚姻家庭咨询师

  多年以前,省会的一些心理咨询所就开始市场细分,专做婚姻家庭咨询。“但在具体工作中我们发现,解决婚姻家庭问题,不能只依靠心理学,它其实是一门涉及伦理学、经济学等综合学科的职业技能。”石家庄金润婚姻心理咨询所所长周逾峰说,刚刚结束的婚姻家庭咨询师考试,涉及婚姻家庭演变史、婚姻家庭社会学、婚姻家庭心理学、家庭教育、性别平等、家庭财务管理等11门学科。

  与心理咨询师不同的是,婚姻家庭咨询师面对的是全部家庭成员。“如果问题来源于家庭成员的相处,就应当求助于婚姻家庭咨询师;如果来源于自己,比如自身抑郁或极度敏感,就应当求助于心理咨询师。”周逾峰说道。婚姻家庭咨询师更多的是要围绕咨询者本人以及和他(她)发生关系的另外一方来进行分析、梳理和建议,强调多人参与。“如婚姻出现危机时,需要夫妻双方共同咨询。”

  ■反响:有人质疑有人看好

  “假使婚姻出现问题了,也不会找他们咨询,我会选择找父母、朋友倾诉。”婚姻更是两个人的事,没有人比对方和自己更了解,外人指导很难有效果。况且家丑不可外扬,还有个人隐私外露的担忧。还有一部分人,虽然知道有这个行业,但收费问题引起了他们的关注。据了解,目前,省会相关咨询收费标准多在100-600元/小时,而且一般均需多次咨询。“这也太贵了吧,况且交了钱不一定能解决问题。”赵先生说。而杨先生则认为钱不是问题,关键是效果有待考证。“婚姻家庭是个很复杂的问题,咨询师能解决多少还很难量化。”

  除了质疑,也有不少人看好婚姻家庭咨询这个市场。刚刚参加完婚姻家庭咨询师考试的王女士就称已从中受益。“现在,我们夫妻感情更加深厚了,青春期的儿子也开始和父母坦诚沟通了。所学知识提升了我们的生活质量。”已结婚9年的杨先生也正在面临婚姻家庭的困惑,在他看来,几乎每个人都要经历恋爱、择偶、组织家庭、养育子女的过程。但是,面对恋爱挫折、婚姻动荡、离婚率攀升、家庭暴力、青少年成长危机等问题时,许多人却感觉求助无门。“在人们更注重生活质量的今天,修复或优化家庭关系的婚姻家庭咨询师的出现是一种必然。”

  ■市场:主动咨询者几乎没有

  一直以来,他们的业务都是以婚姻家庭咨询为主,但鲜有主动咨询者。“大多都是因孩子问题而来咨询的,如孩子厌学、叛逆等。但说来说去却发现实际都是婚姻家庭问题。如有的父母在讲述孩子问题时就意见不一致,经常发生争执等。一细问,会发现其婚姻存在很多问题”,雅喧心理咨询师的司雅梅说。不少人认为,因婚姻家庭问题咨询是不光彩的事,就好像告诉别人自己很失败,面子上过不去。对这样的观点,省会市民周女士却持有不同看法。她表示,主动咨询的人少也从某一方面说明执业者的水平难以令人信服。“曾经咨询过,但专家的建议不是常规解决方法,就是让我退让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  从业者少,水平参差不齐,多数家庭抱有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,收费超出大多数人的心理预期等,这些因素都使得婚姻家庭咨询在省会没有成行成市,许多从业者甚至仅限于为亲戚朋友做咨询,并不收取费用。

  ■建议:婚姻家庭咨询市场应“前移”

     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约有3.7亿个家庭,这其中就蕴含着巨大的婚恋、家庭咨询需求。由于此前国内并没有婚姻家庭咨询师这一职业,需求就等于一片巨大的市场空白!“第一批考取该证书的人员,可以早日投身这个市场,抢占先机。”现代生活中,婚姻家庭的不稳定因素很多,相关的情感咨询前景广阔。“经济越发达,情感需求越大。但执业者本身的专业水准和职业道德也要相应提高,慢慢培养市场,赢得市场。”所以,最先抢占先机的人也承担着培养市场的责任,这就要讲究策略。其次,婚姻家庭咨询市场应“前移”,至少应从恋爱就开始。在结婚前应让大家对婚姻有一个理性的认识,明白婚姻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,而不是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。“婚姻家庭的理念应该从小就培养,甚至应放到我们的学校教育中去。”